无罪的凶手

 
无罪的凶手
2019-09-21 16:35:31 /故事大全 /被围观

五月的M市,清风微凉,艳阳不暖,警局门口,林玲努力的摇摇头,想集中注意力,没用,思绪还是被回忆裹挟:

散落一地的公文包,高跟鞋,黑丝,西装外套,被胡乱扯下的领带,偷欢那凌乱的场景……

一个踉跄,她险些摔倒,连忙扶着丨警丨察局的门柱。

真该死,男女欢爱的呻吟和喘息,潮湿的空气混杂着汗味和香水味,像是某种黑暗恶毒的蛊,错不及防的袭击了她。

眼前晃动着水果刀刃的寒光,殷红的血,救护车,一片素白,消毒水的味道……

林玲定了定神,用力拉开丨警丨察局的大门,阔步走入警务办事大厅,跟接待她的民警说:“我已经一整天联系不上我老公了。”

“超过24小时了吗?”民警抬眼,探寻的看了看前来报案的这位女子,眼睛盯着她的脚看半天。

林玲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,出门时随意裹了个大衣,头发没整理,鞋子……哦,鞋子是拖鞋。

“嗯,我想想,我最后见他是昨天早晨,他像往常一样八九点去上班,到今天早晨就已经24小时了啊”林玲一边跟民警絮叨,一边抬手拉了拉衣领,把脖颈往里缩了缩,眼角余光刚好瞥见自己的左手腕,精致的镶钻手链点缀在左手腕上,林玲迅速放下左手揣在大衣兜里。

“可真冷”林玲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。

“从你老公上班之后,你们就再没联系过?”民警问道

“我发过信息,他没回。晚上我给他打电话,没人接。”

“噢?”民警不易察觉的动了动嘴角。

看到民警琢磨不定的表情,玲低下头,大衣兜里的左手食指轻轻抚摸着手链上垂下来的吊坠,这是两年来养成的习惯,每当她感到局促时会下意识的晃动手腕,让吊坠触碰手心,食指中指反复摩挲吊坠。

“来,把这个《失踪人口登记表》填一下”民警说着把一张表格递过来。

所属专题:
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!

上一篇:惊心之旅
下一篇:惊天大案
 
搜索
 
 
广告
 
 
广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权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
麻将胡牌公式图解